2013年11月23日星期六

有關最近沸沸騰騰的多元成家戰火



最近常有朋友問我,對最近伴侶盟的一些發言、FB上偶爾會有的沸沸騰騰戰火(同性戀不適合養小孩啦之類的)看法如何,會不會沮喪。

不諱言,連我身邊有幾位很親密的好友在這類議題上都未必是站在贊成的這一邊。總會有各種理由去妨礙成家這件事情。怕孩子學壞、怕以後小孩被排擠、怕同性戀小孩也變成同性戀(這條真的蠻好笑的)、現在環境不適合、孩子們沒人領養待在政府的單位也比被同性戀帶走好、同志結婚會鼓勵更多人變成同志、這樣不自然(又或是太自然太像野獸)。舉出了許多許多的恐懼跟反論。

但我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就這議題發言過。沒有回應過塗鴉牆上任何一個好友的反論。嗯...我了解為自己站出來發聲的重要性,我也感謝那些為了同/雙性戀以及多元成家議題奮鬥的好人們。只是我選擇沉默。

我不是對別人否認自己的天性沒感覺到生氣跟難過,更何況這發生在我朋友們身上。是跟我相處很久的人。其實我看到有幾篇時我還小小的哭了一下。

2013年8月17日星期六

這半年多的一些心情跟想法

嗯..我想身邊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從年初開始的這半年過的可以說十分不好。

感情崩壞以後,我的工作、心智、身體乃至於整個生活都接連受到影響。一方面是我太脆弱,讓感情的傷痛壓垮掉我的全部,一方面則是我心理上本來就有問題,對於某些安全感或人際關係有所依存。兩者加在一起才一口氣爆發出來。

我不諱言,這半年我不只一次有過輕生的念頭。


從新年時我恢復看精神科開始,我就不斷用藥物加重去壓抑我的情緒,強迫自己不要走上絕路。但同時我又貪心的想兼顧工作,兩者我都不願意放棄。

在公司會看到他、聽到他、感覺到他的一切。那種痛苦讓我開始服用大量精神科藥物去壓抑情緒、壓抑所有輕生的念頭。而同時在藥量逐漸加重的影響下,我漸漸無法好好集中精神,在白天就想睡、恍神、失去食慾。更重要的是我失去了我作為PM應該有的笑容與人際關係協調能力。後來我發現咖啡有助於我振奮精神,最多的時期我一天會喝超過8杯咖啡,然後從9點一路工作半夜1點。

日夜失調、緊張壓抑、面對分手對象在身邊的痛苦,隱瞞同事這些情況然後維持日常生活、新的專案等等...,最後所有事情一口氣爆發出來。

我在公司被一些話語刺激後整個崩潰,爆哭、請長假。
歷經磨難跟帶給許多人麻煩後,我因為自己的失職而失去這份工作。


我從三月底就開始休息,而在八月以前我歷經了很多事情。

我在那段日子嘗試過很多治療跟振奮方法。我很努力想振作起來,可是每當我從夢中醒來我就開始恐懼。我害怕每一個白天,我害怕所有人,我害怕面對世界。我失去的不只工作,我失去了自己。

不管是作為「林聖翔」的上班族;
亦或是作為「小魔」的樂天派。
我同時失去了他們兩個。

我找不回所有準星跟平衡。我作所有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我讀所有我愛的書。我去短暫旅行,我去認識新朋友、我聽音樂、我吃藥、我看醫生。我甚至把我的情況告訴了一個男生,而他則成為我短期的男朋友。

我用盡所有方法想讓自己站起來。
但是沒有用。我的意識一直是痛苦的,我得不斷壓抑自己想要哭、想要大吼、想要去死的慾望跟衝動。我在跟自己拔河,而我一直輸....。


現在的我很難回想起來那種感覺有多痛。但是我記得當時的所有想法。我腦中唯一的念頭就是:「請放過我吧,請讓我從悲傷中振作起來、拜託、拜託。」

我有過在家一個人哭嚎一整天,哭到自己吐出來然後趴著喘氣,之後繼續哭的經驗。我不知道那份悲傷從何而來,為什麼他一直糾纏我不放,但是我真的很痛很痛....。

我也曾經在誠品坐著喝咖啡看書時突然大哭。哭到店員跑來問我需不需要幫助的回憶。

很丟臉對吧?光想就覺得「這也太OVER了吧...」對吧?
我也是這樣想的。
那你可以理解,對於當時的我來說,無法控制自己、無法壓抑悲傷是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我真的...很努力想振作。
我不只一次把自己從高樓的窗邊拉回來。
很多次我都想著

「只要跳下去,走出那一步,之後不管是恐懼、是痛苦都無可挽回了。那些選擇再也與你無關了。你只要鼓起所有的勇氣走出那一步。」

嗯,有追我FB的應該知道,這半年我寫了很多情緒化的東西跟文章,時好時壞。我不想再整理那些回憶,想看的可以自己去找。那裡面充滿了我在痛苦時的所有真實感受。

我不想這樣痛苦的活著
真的不想


隨著日子流逝,我似乎漸漸好了起來。在朋友們的幫助下我開始爬起來。
我也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帶給我快樂跟滿足,還有愛。
一切看起來沒事了。我甚至開始重新找起工作。

然後在7月底時,低潮再一次的突然來襲,狠狠的將我擊倒。


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但是我又開始會一直哭、一直想傷害自己、很痛苦難過。
而這一次我再也無法忍受,我沒辦法再撐著。
我滿腦子都是想要安息的想法、我想要永遠的寂靜,我真的不想再痛苦。

我買了氦氣瓶跟所有我需要的道具。
只要套上去,打開開關,半小時後我就再也與任何人無關了。

我其實想活,只是我不想活的那樣痛苦,我也不想毫無責任的離去,
但是太累太累。我不知道該如何選擇,只是我壓抑不住那份感受。

後來,我給自己訂了個期限,去再一次看看這個世界,
五天,就五天。這五天要去哪裡、要花多少錢、要做甚麼、要看誰都可以

我希望這段時間內我能讓自己回心轉意,能願意活下去。



你們或許會以為沒事了,因為現在我還在對嗎。

沒有。五天後我還是作了。

我把袋子套在頭上,打開氦氣瓶後,進入夢鄉。


我在一個我很喜歡的地方作這件事情的。
不是任何房子裡,我想儘量不給人添麻煩。

只是我沒料到我朋友看到簡訊後會這麼快趕到,
我搬鋼瓶時花了太多時間。

我睜開眼,看到光的時候哭了。
我以為死了以後還是會有意識。
我不想再輪迴、不想再活一次。

當我回神,有人抱著我在哭。
我才知道自己被救了回來。


我跟他們坐在那邊坐了一整晚,
說的話很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在我以為可以獲得平靜時被拉回來,
但是我不怪他們,換成是我也會這樣子去救回我的好友。

只是我覺得意識很清醒。
痛苦...消退了。



我因為吸入氦氣而腳軟無力。
他們幫我把瓶子跟那些東西收拾好搬到車上。
我則被他們扛著帶回他們住處。

我休息了兩天,睡睡醒醒。
之後就沒事了。



到現在已經三週。


我不知道我好了沒有,我不知道現在的沒事是不是假象。
但,這一刻我想我是沒事的。


我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但是我很慶幸在這一小段時光中,
我是平靜的。
我還在努力。